文本解讀之一:《臺階》——我們的父親
朱麗麗
編輯日期:2018-5-7  發稿人:宣傳部戴巧辰    閱讀次數: 次  [ 關 閉 ]
   今天我們來說一說《臺階》這篇文章里,父親精神層面的追求。
   很多人說他追求別人的尊重,確實如此。但是,我們是否應該追問一下:他要獲得一種怎樣的尊重?站在高處俯視他人?有錢了,揚眉吐氣?顯然都不是。其實父親的精神追求是要獲得他人對他勞動的一種認同,對他艱辛付出的一種認可。這是有別于物質的認同,這也是父親后來無法享受新臺階的原因。父親所要的無非是每一個人都想要的一種認同感。
   首先,文中父親絕對是一個肯勞動、能勞動、會勞動的好手。莊稼人的生活大半靠身上的力氣。父親有一副優于一般人的高大身軀,力氣之大可想而知。扛青石板絕對是父親引以為豪的一件事。然而這樣一位有力氣又肯吃苦的父親卻不得不接受這樣一個現實——三級臺階。也許是家里底子薄?也許是有所變故?文中并無交待,但不論如何,這三級臺階是與父親的能力和付出不相配的。父親決心造新臺階,是對自己能力的一種肯定和期望。其實,建新臺階并不是“我”家迫在眉睫的事,那么到底是什么支撐著父親辛苦勞動大半輩子而不放棄呢?我想,答案正是勞動本身。與其說父親造新臺階是為了獲得尊重,不如說是讓別人認可自己的能力與付出。由此,文中“地位”似乎并非是“高人一等”的存在,而是他人對“地位”的持有者勞動與回報的贊同。
  其次,父親造新臺階的原始動力并非是改換一種生活方式。臺階未造時,父親砍柴擔水抽煙刷腳,臺階造好后父親仍舊砍柴擔水抽煙刷腳,仍舊延續這些舊有的生活方式。文中“而父親自己熬不住”在新臺階上抽煙,更是父親心中只是要改換一個地點來延續舊有生活方式的一個體現。這也體現出父親心中造好新臺階并非為了享樂,他要的尊重原非高人一等,而只是通過有高臺階的新屋這一具象的物向人們展示自己的勞動成果。從這里看,父親是實現了這一追求的。新臺階“很氣派”,鄰里鄉親必然會有“這臺階漂亮!”“你家臺階高!”之類的贊詞。新臺階造成伊始,父親也是沉浸在這種幸福和喜悅里的。
  然而,可惜的是,正是這個父親日夜盼著的新臺階,恰恰成了打破父親舊有生活方式的元兇。造臺階那天,放鞭炮就讓父親無所適從了;到后來的抽煙,擔水一系列事件,父親毫無心理準備地迎來了新臺階的挑戰。這場戰爭,父親敗了。父親敗在自己造了一個有高臺階的新屋,獲得了他人的認同,然而他自己卻從未想過也沒有能力跨上這個新臺階。從而原本是父親精神堡壘的新臺階,轉而變成父親的精神壁障。
  父親得到一個,父親又失去一個。這似乎與前文父親過年形成必然的聯系。這種聯系就是:那個時代下,人們的幸福感并不能增長,只能是從這個碗到那個碗。獲得一方面的幸福,也許就意味著要缺失另一方面的幸福。也許這就是那個年代的悲哀。或者,哪個時代,哪個人沒有相類似的經歷呢?
 
 
Copyright © 2004-2016 六安市裕安中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六安市六佛南路南河大道(城南中學對面)
校長室電話:0564-3613088  招生辦電話:188 0564 1313
  皖ICP備10011928號-1 技術支持:龍訊科技 管理登錄 訪問統計:
免费A级毛片